上海愛建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動态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餘永定
作“中國經濟金融形勢和外部沖擊”報告

作者:    來源:    時間: 2018-01-15 09:10:22

                                                                                                                                                             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餘永定作“中國經濟金融形勢和外部沖擊”報告


    2018年1月12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餘永定應邀來到愛建集團,作“中國經濟金融形勢和外部沖擊”主題報告。集團公司黨委書記、副董事長範永進主持報告會并總結講話。集團公司領導班子成員,黨組織負責人,公司本部全體員工,子公司負責人、部門經理、業務骨幹,工會、團委、民建負責人,《愛建報》内網通訊員、《愛建視界》學術聯絡員、發展振興例會成員、黨員工作室領銜人等參加。
    餘永定系聯合國發展政策委員會原委員、央行貨币政策委員會原委員、中國世界經濟學會原會長、牛津大學經濟學博士,長期緻力于宏觀經濟、世界經濟和國際金融問題的研究。報告中,餘永定就當前中國經濟狀況和世界經濟形勢等作了深入分析。
    一、中國經濟狀況
    了解2017年中國經濟指數,當然最重要的還是GDP。前三個季度,GDP的增速是6.9%。其中第三個季度是6.8%,也就是說第三季度經濟增長有所下降。總的來看,2017年經濟增長狀況還是不錯的,比預期的還要好一些。第四季度現在還沒有具體的數據。有一個數字我比較擔心,就是固定資産投資大大的縮水。固定資産投資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最主要的動力。固定資産投資在中國GDP的比重達到了40%以上。我們的固定資産投資實際增長速度一路下跌。2017年上半年是3.8%,這是一個非常低的數字。固定資産投資實際上可以分為三大塊:一是制造業投資。制造業投資在固定資産投資當中所占比重是最高的,達到1/3強。二是基礎設施投資。對于基礎設施投資,政府會盡量維持一個比較高的水平,但是不會太高。三是房地産投資。回過頭來看現在的房地産投資,房地産投資增長速度肯定是在下降的。
    在金融方面,去年11、12月,有一篇文章談到中國要警惕“明斯基時刻”,海外很多金融機構也讨論“明斯基時刻”。我認為中國并沒有面臨“明斯基時刻”。雖然我們的金融體系存在問題,金融機構存在問題,但是中國離“明斯基時刻”還有相當一段距離,這是我對中國金融形勢的基本判斷。從國内大的形勢來看,我們的經濟增長去年大幅度好轉,今年一般來講應該沒有太大問題。但是我們需要擔心的是由于投資增長速度下降過快,而使我們的經濟增長失速。中國的創新驅動正在形成,一批創新企業正在成長,當然很可能在不久的将來會有爆發性的增長。如果這樣的話,我們的供給面本身就會有很大的改善,我們就不必擔心這樣那樣的問題。因為創新企業所創造的供給會被自動吸收,不應該擔心供應過剩的問題。
    二、世界經濟環境
    整體外部環境比較複雜,大家比較擔心的是美國兩件事:一是美國稅改的問題,二是美國和中國的貿易戰。
    美國的減稅法案已經正式通過了。參議院51票贊成,49票反對;衆議院227票贊成,203票反對。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特點,就是完全以黨派作為分界線。民主黨沒有一個人投票贊成特朗普的這條方案。雖然說參衆兩院都通過了,但是意見不一緻。我想說對中國影響比較直接的就是海外收入。因此,一系列的措施都是鼓勵美國公司把錢彙回美國,同時也要吸引其他國家的公司把錢彙到美國。這個肯定對其他國家也是有影響的。稅改對美國的經濟增長到底有什麼樣的影響?在美國争論非常大。
    減稅肯定是直接增加财政赤字的,有人認為開始的時候可能對财政赤字不會有負面的影響,但是也有很多人認為會有負面影響。從長期來講,大家都認為它隻能有負面影響。所以共和黨早就有一個兩院的決議,未來10年當中,美國的國債增加不能超過1.5萬億,這是美國上限的設定。而美國本身的财政問題已經非常大了,這是因為醫改和人口老化造成的,美國的财政狀況是非常令人擔憂的。再加上減稅,就是憂上加憂。所以從長期來講,稅改法案将會使聯邦赤字增加17%。到目前為止,美國的稅改幾乎沒有對實體經濟造成我們預想那樣的影響,資金的流動等等并沒有發生根本性的變化。因此我們得出一個結論,我們要高度關注,要做好預案,但是也不必驚慌失措。我們應該根據我們國家的國情來決定宏觀經濟的改革。
    一個比較現實的危險就是特朗普政府和中國的貿易摩擦。因此這種貿易摩擦是不可避免的。美國是一個法制國家,貿易摩擦無外乎源自兩個:一是在WTO框架下,根據WTO的規定采取措施。措施有兩條是最主要的,一個是反傾銷,一個是反補貼。二是根據美國國内法律采取行動。美國很可能會根據自己國内的貿易法來做。所有的貿易法當中殺傷力最高的就是“超級301(Super 301)”。它有五個條件,一旦滿足了,該法案會授權委托貿易代表确定另一國是否實施了損害美國商業的标準。作為回應,美國可以出台一些保護的措施,這是殺傷力最大的。它可能會對中國的大規模産業鍊産品造成傷害,這是我們應該竭力避免的。中國非常有必要對美國的貿易法案進行先期準備。   報告結束後,餘永定專家就大家關注的熱點話題,進行了現場互動交流。
    範書記在總結講話中指出,餘永定的報告富有嚴謹性、客觀性,也體現了宏觀性、學術性,對我們以金融為主業的愛建人做好本職工作具有指導性和借鑒性。結合當前工作,範書記強調,在今後的學習和工作中要切實增強三種思維:一是理論思維,善于運用科學理論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二是辯證思維,處理好傳承與創新,發展和風控,資産端與資金端,前台與後台等各類關系;三是比較思維,把握好中國與美國、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之間的差異,着重講好中國故事,講好愛建故事。